雄安概念股有哪些:为煤电产业转型升级贡献“期货力量”

雄安概念股有哪些:为煤电产业转型升级贡献“期货力量”,搜于特股吧,这几个需了解!

雄安概念股有哪些:为煤电产业转型升级贡献“期货力量”

  “‘砥砺三十年 奋进再出发’——郑州商品交易所成立30周年”系列报道之二十一

  动力煤期货的发展紧密伴随着我国煤炭行业市场化改革进程,郑商所不断完善规则、制定标准和优化交割布局,在助力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为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贡献了“期货力量”。

  主动求变 服务国家战略

  近年来,郑商所在不断完善规则制度、适时优化港口交割布局和推动产业基地建设的基础上,不断促进品种功能发挥,努力服务国家宏观调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产业转型升级;与相关国家部委及行业协会等保持密切联系,积极沟通,与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保持一致,为服务国家战略贡献“期货力量”和“期货方案”。

  据了解,为落实国家日趋严格的环保政策,下游电厂积极响应“打赢蓝天保卫战”相关要求,对煤炭品质的要求更高,纷纷提高对动力煤入炉热值的要求。2016年1月4日,经前期充分论证,郑商所及时修改完善了动力煤期货交割标准,将硫分指标从1%降(提升)至0.6%,以满足下游电厂的实际(高质量)需求。

  市场人士对表示,交割标准完善后,期货交割的动力煤更为明确和优质,买方接货后能够放心使用或转手销售,从而消除电厂等下游消费企业参与交割的质量顾虑。

  该市场人士介绍,从硫分角度来看,含硫量的修改使其更加贴近现货市场运行规则,且相对严格,这一要求正好符合我国对于环境保护、能源利用效率效果的政策导向。从灰分和挥发分要求来看,灰分的规定,限制了污染较大的非环保煤的交割,挥发分的设定,则拒绝了低品质贫瘦煤进入交割,该标准符合国内大多数电厂接货标准,尤其是江浙等沿海省份的电厂,提升了其进入期货市场的积极性。

  据介绍,郑商所与相关部委及煤炭协会始终保持沟通联系,及时报告动力煤期货运行情况、功能发挥情况,得到了各方的认可。多个部门多次发来感谢信,高度肯定郑商所相关工作成效。

  此外,郑商所曾多次受邀参加相关部委召开的各类煤炭工作会议,为相关工作人员开展期货知识培训与分享,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在煤炭协会网站开设动力煤期货专栏,及时发布期货相关信息。

  规则日益完善 确保功能有效发挥

  回顾动力煤上市以来的规则修订,可以说都是紧贴现货市场实际变化,经过了科学严谨的论证,受到了广泛好评。

  据了解,为方便产业企业参与动力煤期货交易,在充分考虑国内海运市场情况、市场参与情况、市场流动性等因素的基础上,郑商所于2014年和2015年分别修改了最小交割单位、交易单位等细则。2014年6月13日,动力煤期货从TC1506合约(含)起,将最小交割单位由5000吨改为20000吨。2015年5月8日,动力煤期货从ZC1605合约(含)起期货合约交易单位由200吨/手改为100吨/手,交易代码由TC改为ZC。

  最小交割单位的调整,降低了买方无法找到合适船舶接货的风险。卖方选择在秦皇岛等环渤海港口交割5000吨时,买方必须通过现货市场补充采购来避免亏吨(船舶没有满载造成运力浪费和运输成本增加),但是在市场出现阶段性供需紧张时,将会增加额外成本和风险。

  将交割单位扩大至20000吨,买方能够便利地找到合适的船舶接货,最大限度降低单船亏吨的风险,将买方在动力煤实物交割中出现被动拼船的概率降至最低。同时,如买方愿意,仍可自主选择是否与现货采购部分进行拼船装载。

  2020年,为进一步优化车(船)板交割结算流程,郑商所发布公告称自2020年1月1日起,买方或者卖方自结算环节均可提请结算,动力煤期货车(船)板交割延误滞纳金由原来的1元/吨/天提高至2元/吨/天。产业企业表示,上述修订有利于买卖双方公平公正地严格按照规则条款完成结算并约束买卖双方在规定时间内备货、派船和装运,有助于维护规则的权威性和执行力。

  此外,郑商所积极与相关协会及行业龙头企业开展课题合作。比如,郑商所在2020年联合煤炭科学院开展课题研究,以解决煤炭掺配的规范性问题。该研究通过引入镜质组反射率指标,有效解决煤炭掺配问题,为《动力配煤规范GB 25960—2010》等国家标准的执行提供了鉴定依据,填补了煤炭掺配方面的制度空白,获得市场一致好评。

  优化交割布局 便利企业积极参与

  2020年,郑商所积极响应国家环保政策及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在铁路运输比重快速上升,天津等港口去煤化并逐步向曹妃甸港转移的背景下,迅速配合产业格局调整,陆续增设华能曹妃甸港、唐山曹妃甸港、浙江舟山六横港为交割计价港。

  行业人士普遍认为,郑商所增设部分北方港和六横港作为动力煤期货交割计价港,不仅进一步优化了动力煤期货交割布局,而且有助于带动港口辐射区域产业企业参与动力煤期货交易。

  以六横港为例,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煤炭中转港口,其辐射范围广,有助于带动华东地区及长江沿岸市场的相关企业参与动力煤期货交易。“假如卖方为北方某贸易商,买方为华东地区某电厂,那么该电厂可与卖方协商,直接从六横港提货,将大大缩短物流时间。在期转现的模式下,这种交割提货方式更容易达成。”一位业内人士说。

  此外,增设交割港口也为贸易商开展业务提供了便利性和更大的空间。如果有企业或贸易商在北方地区的港口和六横港都有一定现货业务基础,可开展交割做市业务,在北方地区的港口和六横港之间串换货物,为动力煤期货的买卖双方提供交割便利性和流动性。

  

来源:郑州商品交易所